2017.12.11 18:30

积满灰尘的被子常常被拍去灰尘,套上干净的新被套,铺满整张床垫,服服帖帖;就像,有一具尸体,等待着温热,躺在那永远不会封锁的棺材之中。

2018-11-15
 

2017.12.18 22:25

时间,秋去春来,促促不停。


“你都长大了,该成熟点了吧?”


听过那些教条一般的束缚,我再也无法展露那颗感受的心。


木讷与呆板,逐渐吞噬了我。


她走来,那双被冻得狼狈的手轻轻戳了戳我厚重的衣服,“该下去跑步啦。”


是的……那如同命令一般地,为中考而进行的努力。


她握住我因腰背酸痛,而叉着腰的手臂,“快点——”她似乎也想要逃离这般残酷的现实。


400米跑道,并不长。


“喂,你不觉得这么跑……有点奇怪么?”她慢慢停了步伐,摔下重重的夕阳落影,“我们以前,一直是在操场上跑的,而不是这没有人情味的塑胶跑道。”


说着,那些朦胧的记忆被勾了起来。我记得的...

2018-11-15
 

???

我常以为,我的灵魂不够高贵。
因此我无法放下芥蒂与他人的灵魂拥抱。我介意着,逃避着,庸俗着,听着歌总觉得我像一块黄油——油腻、温滑。
“我想
轻吻你的手
以此作为告别。”

2018-09-01 1
 

你应是个孩子,赤脚渡过一串流在天际的星海,在云雾里颠簸得一脚深一脚浅。在月牙为你铺砌的,无穷漆黑的夜幕作的黑板上,用纤细修长的手指作粉笔,一笔一画挥就纯粹的绚烂。万千晚霞被裁剪成披在你肩头的心绸,以爱作利剪,以长庚明光作你心中永不磨灭的透明。愿你的余生,有月老为你系织鲜艳红线,系于你的脚踝轻轻拉扯便可到达爱的那一端。

2018-09-01 2
 

记得

请一定要记得
在三月下一场春雨时
把它收集好,
在四五月微探的阳光里晒一晒
让它酿造出,
比美酒更纯粹、
比泉水更清澈、
比我爱你更明白的
甘凉
再抓一把
红豆、大麦、鸡头米
牵牛花、紫藤


田地里跑来跑去的鼹鼠
——让他们停下
停下,
时间就停下
凝固在
心里
被子里

2018-07-31 2
 

打碎了
一层玻璃
它横隔着的什么
迸溅出,凤仙的汩汩

我幽居在洞穴里
夜,黑得明亮
耳畔的呼吸声回响
低低的火山熔岩的声音跳着来了
沉沉的浪潮步履消散了
你像是一个梦

2018-07-31
 

“魔都博物馆半日游。”
该有多少岁月的化学反应与你重叠,本凝结住金光的面庞上才能堆积,历史的铜绿,层层似霜。

2018-07-23 1